2007.08.19

由零開始...

對這裡的服務已厭煩, 經常未能連接 太遜喇!

唯有重回google懷抱. 各位請保祐小弟戰意再回, 生生性性多些post, 不要愧對有數得見讀者的厚望...

暫別遠去 遠去找那自由再衝刺....

家明絮語 VERSION 2.0 : http://kamingsays.blogspot.com/


Blogged with Flock

2007.07.27

卓別靈在上海

前幾天在上海, 過氣北大才子老曹帶我們到浦江飯店參觀.


浦江飯店建於1846年, 原名Ricards Hotel, 後易名Astor House Hotel至今. 已有161年歷史. 很多名人曾入住. 我們在二樓的中菜廳晚飯, 然後參觀了三樓的兩個房間. 分別是周恩來與鄧穎超於1927年 入住的311號房, 及愛恩斯坦曾入住的304號房.酒店極有韻味, 由旋轉的樓梯直上三樓, 踏在發出衣衣聲響的木地板之上, 房間的陳設, 要是把電腦及空調設備都拿掉, 真讓人有回到二三十年代十里洋場的舊上海感覺.

最令我雀躍是,在酒店大堂找到卓別靈的照片.原來他分別在1931及1936年入住過.1931年他完成了"城市之光"(City Lights), 1936年他拍成了"摩登時代"(Modern Times), 期間, 他展開了兩次遠東之旅, 到過印度,中國及新加坡這些地方. 在上海, 他先後下榻過和平飯店及這家浦江飯店.

上圖的柱子掛了卓別靈的照片.

在網上也找到下面這張照片, 題為"Chaplin Dancing in Shanghai 1936". 背對鏡頭的女子看不見. 但也許是當時與卓別靈同行的Paulette Goddard, 他的第三任妻子. Paulett曾演出"摩登時代"及"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 1936年的2月5日, 卓別靈完成了"摩登時代"的工作, 與Paulette來到了上海. 這張照片應該就在那時候拍下來的.

Paulette Goddard很美的, 在"摩登時代"很明艷照人. 我覺得即使以現在的標準, 她準是個大美人.

她與卓別靈在"摩登時代"最後背向鏡頭, 向遙遠走去, 也是卓別靈影片中一個奇怪又教人難忘的結局.

--------記於杭州

technorati tags:, , , , , , , , , , , , , , , , , , ,

Blogged with Flock

2007.07.04

Die Hard 4.0

Die Hard 4.0很好看,夠刺激,不含糊,由頭打到尾,動作一個比一個誇張。入場前即使知道警車可撞毀直升機,也未必想到後來戰機與貨櫃車也可較一日之長短。

不同的是,這一次John McClane的角色,幾乎是徹頭徹尾的英雄,不是爛醉如泥的紐約警探,也沒有婚姻快要破裂的感情問題。John McClane把半禿的頭剃光,由第一幕迎救hacker勇戰持重型武器的殺手開始,John McClane就發揮了Bruce Willis應有的本色。這個光頭look及一身皮衣修身衫褲的打扮,與其說是比較麻甩的John McClane的延續,不如說是Bruce多年來英雄形象一次集成。Die Hard 4.0是Bruce演中年肥胖警探的《16 Blocks》後,52歲都銳意回勇之作。在《16》故作遲暮及曾經貪污,在《DH4.0》則繼續勇猛、百份百有骨氣(因為醜脾氣而退休金少,壞人誘使完全不為所動),及斬釘截鐵的鮮明立場:I'm gonna go kill this guy and get my daughter!看著看著McClane連翻智破殘局,連直昇機及戰機都給你打垮,雖大快人心,卻也覺得他今集太神。

電影的劫持女兒,在鬧市出動美軍戰機,有沒有令你想起阿諾舒華辛力加的《真實謊言》(True Lies)?是不是因為所有美國動作都離不開這種武力昇級的邏輯?拳頭架→槍戰→重型武器→戰機及導彈→摧毀力驚人(核武或911的陰影)。《True Lies》、《Mission Impossible》、《Behind Enemy Lines》以至今天的《Die Hard 4.0》都是如此。

Die Hard 4.0也聰明吸引年青觀眾。第一是幾乎放棄了所有頭三集的reference,他的妻子Holly變成一個不到幾秒的data畫面。他突然多了一個妙齡的女兒,他不諳電腦,但竟然受命去保護黑客。影片的細微處即使如XBox360及其熱門遊戲《Gears of War》,其實都在討好teenage的影迷(此片根本就是一套「Gears of War」!)。對不起,Die Hard過去是甚麼,對這些電影觀眾也許不重要。因為DH的第一集在1988年,他們根本未出世。

最巧妙是黑客Matt的選角:Justin Long。他何許人也?正是Apple這幾年廣告的代言人。Justin在廣告中飾演Mac,又時髦又灑脫,比飾演PC的中年西裝胖子討好得多。Apple把產品人化,兩個人在一系列的廣告中就鬧出好多笑話。PC食古不化的形象更深入民心(當然要相信才行),而Justin則是IT時款形人的代言。Die Hard這老牌動作片,有甚麼比找他來更in?!

當然還有演Warlock的cult hero Kevin Smith。這個人真本事,憑《Clerks》1及2、《Chasing Amy》幾部電影就大受觀眾歡迎。到現在我也不大明白他的電影好看在那裡。無論如何,Kevin是可圈可點的cameo。Die Hard4.0的website甚至有獨家Kevin訪問Bruce Willis的短片,他根本就是賣點。就好像《Mission Impossible III》起用《Shaun of the Dead》的SImon Pegg一樣,Simon同MI3本來不夾,不過又真可以討好一群年青影迷。Kevin同Die Hard,本來也是風馬牛。


Maggie Q呢?如果你記得《Die Hard 3》那個德國女人,你就明白荷里活如何異色及惡魔化外國美女,Maggie Q之為棋子,就如那個殺人如麻德國女人。而且殺人冷血,性事又夠主動:德國女人與Jeremy Irons一場激烈的床戲,Maggie Q臨行前與壞人來個纏綿的濕吻。主流動作片之所以好「男人」,就因為女人永遠徘徊在危險、侵略性又刺激好玩這種典型。而當中,又以對外國女人的想像會更兩極。


Die Hard四套我都在戲院看。第一集1988年在原裝未改建前的利舞台,第二集1990在荃灣一家很豆泥的華威影院,第三集1995在尖沙咀的美麗華。今天,三家戲院都已拆卸。第四集,我選擇旺角百老匯。《虎膽龍威》二十年,在香港也好見證了影院的興衰,除了大規模院商集團,與消費連結的商場迷你戲院,香港的街頭環尾影院已剩無幾,我們的觀影經驗也隨著拆建不斷改變及調節,舊影院的記憶都只可留在腦中,不可能有實物供你去緬懷或憑弔。

technorati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logged with Flock

21:10 發表於 Blockbuster | 永久網址 | 留言 (1)

2007.07.02

我回來了......

良久不見,朋友別來無恙?

早陣子瑣事太多,電腦壞了,blogspirit又常給朋友投訴連線不到,連更新的心情都沒有了。

blogspirit可是我真金白銀付錢的服務,這家法國公司似乎真很一般,連線不但有問題,也經常錯誤封鎖IP address。我試過有段時間,一直沒法連上,以為他們的服務停了,不料原來是自己電腦的IP給他們錯誤封了。他們的說法是,因為垃圾郵件侵擾伺服器,故封了涉嫌的IP地址。我去信問過,回話人說若被誤封,可向他們提出,他們代為解封。你說,世上有沒有如此愚蠢及不user-friendly的服務?

有些朋友知道我在《明報》星期天的小欄,謝謝捧場。不過我還是偏好網絡多於印刷,希望BLOG可繼續,更新得頻仍。如果付費的blogspirit都不可靠,我真的要回到blogger.com(google)的懷抱嗎?

這兩天有兩件很好玩的事:星期五(6月29日)上午應朋友湯邀請到粉嶺一家中學談電影。那是一試後活動,我講一些港產片中的仿西片片段,談談抄的高與低手。當天七點起床由九龍出發,八時許到達學校。面對的是中三、中四及中六的同學,應有幾百人吧。七時起床,然後在禮堂面對幾百人談電影倒真是第一次,很好笑呢。

        韋家輝的《和平飯店》,曾向那一部占士金馬倫的戲借鏡?

第二天,星期六晚上應澳門拍板視覺藝術Albert的邀請,到他們的會址放電影及講解。他們今年活動的主題都是「城市」,這個月由我負責的,是「城市的愛」,我選了《迷失東京》(Lost in Translation)。於是當日傍晚到澳門與影迷會面,電影由八時許放到差不多十時,我們談至十一時,與朋友夜宵至十二時,坐船回港,回到家裡凌晨二時半。

         《迷失東京》最動人的一幕

一個是晨咁早出門的講座,一個延至夜深才回家的分享。兩個都深刻,感覺很好。

澳門的分享,在放《迷失東京》前,我提及Sofia Coppola憑影片羸得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時,在頒獎台上面對全球電視觀眾感謝王家衛,著朋友可留意《迷》與王的電影有沒有共通處。會後,一位朋友提出她覺得《迷》與《花樣年華》相似的地方。說得很有道理,都是我之前沒有思考的角度。

真是的,這類分享及座談,來參加的朋友來自五湖四海,若討論氣氛好,一部電影已可讓參加及主講的領略很多。

這個星期,率先看了《虎膽龍威4.0》(Die Hard 4.0),這可是一度令我非常著迷的系列。第四集很刺激,也許下次再詳談。

       52歲的Bruce Willis

然後就是星期天7月1日了,遊行期間遇到不少朋友。2003年開始,每年除了電影節,7月1日變成另一個撞朋友的好時機。好多幾年沒見的人,總是在這天與你一同流汗佔領車道。即使沒時間好好聊聊,但站在同一陣線,遠遠的打個照面,交換眼神,也份外感到親切。

遊行後與朋友聊天時,收到一則很壞的短訊:楊德昌因結腸癌6月29日在美國辭世了。

早陣子還在課堂跟學生說楊德昌作品之精彩,想不到他不到六十就走。《一一》(2000年)雖好,但萬萬想不到會是他的遺作呢。

楊德昌 (1947-2007)

technorati tags:, , , , , , , , , , , , , ,

Blogged with Flock

01:40 發表於 Mumble | 永久網址 | 留言 (6)

2007.05.11

連名字都叫錯的經典

剛讀到DVDBeaver的消息,一家叫Koch Releasing的DVD公司,剛推出幾套中國經典電影的DVD。包括《大路》、《十字街頭》、《馬路天使》、《夜半歌聲》及頭號經典《小城之春》等。

但當看到《小城之春》的封面,就不禁令人搖頭了。

竟然把《小城之春》寫成是《夜半歌聲》,真是鬧得不能再大的笑話。

因為這個盲點,我對封面的「The Greatest Chinese Film even Made」就很有保留,這還要是引自「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的讚詞。這句說話到底有沒有同樣的張甩冠李戴,是其一,其二是倘若真是最好的中國電影,就不可以有更合適的引文嗎?如果外國的DVD宣傳總是列出Roger Ebert、Derek Malcom或Jonathan Rosenbaum甚麼的,這個由一個電影協會給出的評價委實太荒謬。

隨便在網上一找,就發現《Village Voice》的James Hoberman在2005年都寫過這部電影(詳見此)。只是,文章也許欠缺一兩句能夠被quote的說話。如「這也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中國電影」之類。其實是廢話,「也許」又「最」,「我也許是香港最靚仔的人」。但這種低能的寫法到處都是。

誰說其實沒所謂,只要那一句半句震撼。翻開香港的報紙,你會發現近年不少電影廣告都愛quote影評人或媒體的評論。不過不少被quote的「影評人」根本就不寫影評,有時只是接受電影公司在試映後的「訪問」,即時說出一兩句討好的說話。文章在那裡刊登不重要,張三還是李四說的也不重要,重要是句子quotable,能頃刻化成電影宣傳的標語。你看,連「影評人」都讚,這部電影還可以差到那裡去嗎?做影評做得這樣折墮,難道不感到可恥嗎?

回說這隻《小城之春》影碟。嚴格來說,那中文系列名都有問題:「中國經典電影回顧」。很可能是不諳中文的人拿著節目場刊搬紙過字的缺失。「回顧」作為節目名可以,因為屬同時同地。但DVD出版卻沒有「時地」的因素。那英文倒沒問題,因為DVD系列絕對是「Collection」。

Koch Releasing也真外行。單看這幾片DVD的spec,也不能讓人寄予厚望。單層碟片(所謂的D5或single layer),兩層的就是double feature,影片的聲畫質素可以想像。若沒估錯,這批DVD母片可能與國內平價版的DVD同源(如上圖,在網上購買十塊人民幣不到),只是加上英文字幕而已。

DVD這格式已是明日黃花,新來的高清格式容量大增。但在聲畫的sampling及特別收錄的項目上,現存任何中國經典電影軟件,其實推出VCD就足夠有餘。

DVD當然是一盤生意──幾年前就聽說因為阿諾舒華辛力加收費太高,所以請他為自己的影片錄評論音軌,大幅增加製作成本。不過看著老演員一個個離去(如《小城》的李緯幾年前離世),就總是有「今天不做,更待何時」之感歎。

上圖是《大國民》在2001年推出的六十周年紀念版DVD。《小城之春》是1948年的電影,明年也是六十周年紀念了。看著《北非諜影》、《大國民》那種蔚為奇觀的DVD特別收錄,真不曉得令人懷念的中國電影,甚麼時候才得見更體面及稱職的DVD出頭。

technorati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logged with Flock

03:05 發表於 Disc News | 永久網址 | 留言 (6)

2007.05.08

灣仔英皇中心Disc Order告別江湖

上星期六是2007年5月5日,五四運動八十八周年零一天的日子.

哈,我只想說,這一天也許對很多人沒多大意義,但卻是香港不少影迷DVD店Disc Order榮休的日子.

Disc Order在灣仔的英皇中心地庫.真抱歉,我沒打聽過他們到底開業多久,我在灣仔浦開始就知這家店的存在,2000年前後有三年住在灣仔,也經常在那裡租碟買碟.

我星期五即五四當晚到過那裡,貨品幾乎已被掃光,餘下的少數,特價再五折,我買了幾隻DVD,竟由7.5元到數十元不等.他們還有一大桶明白黃花的laser disc,又重又多,老闆為了要搬走麻煩,不收分文任人自取,我也拿了幾片,包括叮噹電影及寶貝小豬嘜,孝敬女兒.

Disc Order榮休,老闆也未必很介懷.有顧客問他們倒何時東山再起,他們亦一很不在乎,最後兩天營業繼續飲酒作樂.我也不是要慨歎甚麼桃花依舊.畢竟現在買碟的途徑不少,正版老翻,很少說某些DVD非要在甚麼地方買不可.而且Disc Order平心而論也不是最便宜.以往都有些幫襯朋友的心態,覺得多一家這種另類影碟店,總是我們的福氣.

Disc Order幾年前還稱為金寶KAMBO,全名是金寶鐳射影視KAMBO LASER VIDEO.單看這名稱,你就知道他們的歷史,興起於laser disc及vhs的年代,後來再轉戰DVD,怎料今天竟然沒法過渡HD!! 好事者大概又可說說甚麼時代終結,Disc Order終於完成歷史任務一類的話.不過,今年開始偶爾到Disc Order,其實已覺遜色了,因為禁煙條例,老闆及客人都沒法在店內抽煙.我們認識的白賴仁(DO執事者之一)一直是超級大煙剷,早陣子看到他走上英皇中心門口煲煙也是可憐.

他們以前一定沒想像過,一天竟然連在自家店抽煙的自由都沒有.試問煙酒不離手的白賴仁,日子還可以怎樣過?

(Disc Order店外長期掛著一幅巨大的"阿飛正傳"海報,十分搶眼)

說Disc Order與江湖作別也不為過,這麼多年下來,這店在影迷間及文化界已街知巷聞,加上位處繁華的灣仔區.在那裡閒逛,其中一道風景便是看人.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是影痴,也是DO的常客.我也在那裡見過任志剛,他看到店外掛著Ethan Hawke那套Hamlet的海報,就問影片的DVD.很多人透過DO訂碟及買碟,胡恩威,林奕華,蔡東豪,甘國亮,譚家明,舒琪.....還有更多我碰不上的城中名人.

Disc Order也許是香港最先引進美版以外DVD的地方.白賴仁在店內除了煲煙喝酒吹水,其餘時間恐怕就是找天腳底下的DVD.意版法版俄版德版,只要某電影的dvd在地球上已available,幾乎都有機會在Disc Order買到.記得去年"兩生花"由法國MK2首次推出之盛況? Disc Order是香港最先到貨的店.不少顧客知道"兩"的DVD出了,但不知道Disc Order店,向旺角的德發商場打聽,問得那裡的老闆娘一臉茫然.

http://yiban.net:8080/wp-content/veronica1.jpg

有個朋友泰仔,說自己不少電影知識就來自Disc Order.足見一家面積小小的店,其實真是各取所需.今天它榮休了,我作為不大忠實的顧客,沒甚麼可做,就寫篇小文記念.

technorati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Blogged with Flock

10:25 發表於 Disc News | 永久網址 | 留言 (2)